<td id="489en"><ruby id="489en"></ruby></td>

    曇花一現的羊了個羊,再一次帶壞游戲行業風氣

    郝小亮 2022-09-28

    剛過了兩周,小游戲“羊了個羊”的熱度就難以為繼了,據說為了讓更多用戶享受到“通關”的樂趣和成就感,羊了個羊官方于9月23日降低了游戲的難度,但這個舉動無疑也讓更多的用戶在通關之后頓覺索然無味,而后毫不留戀地拋棄了這款游戲,就像從來都不曾玩過一樣。

    曇花一現,似乎是羊了個羊這類突然爆火的小游戲難逃的命運,許多閱歷豐富的網友早已對此見怪不怪了。從2018年的微信“彈一彈”,到2021年的“合成大西瓜”,無一不遭遇了從突然爆火到迅速無人問津的過程。如果寬泛一點來講,2014年帶有明顯游戲屬性的現象級應用“臉萌”,其命運也同這些小游戲如出一轍。

    在這些產品中,“羊了個羊”是我唯一沒有玩過的產品,原因一是我見過了太多同類小游戲,即便沒有玩過羊了個羊,也大概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就好比,我只要聞一聞就知道一個雞蛋是臭的,又何必非得吃上一口呢。二是因為這類游戲除了打發時間對抗無聊之外,幾乎沒有任何意義。說白了,我不想在這樣的游戲上浪費寶貴的時間。

    但我還是愿意花費一點時間聊一聊羊了個羊這款小游戲,以及它所代表的一種糟糕的行業現象。

    這樣的游戲能夠爆火,我將其最大的原因歸結為基于網絡社交關系導致的“人傳人”現象,而之所以出現人傳人的現象,背后又有兩個原因:

    一是普遍的“從眾心理”,看到許多人在玩一款游戲,自己也忍不住要玩一玩,仿佛不這么做就脫離了集體、落后于潮流;二是“挑戰欲”作祟,看到許多好友通關了,自己忍不住也要挑戰一下,或者看到自己的排名不如好友,自己不甘落后,忍不住要比試一番。

    此類游戲的開發者正是巧妙利用了用戶的此種心理,讓人們陷入其中無法自拔,直至完成通關。我想,羊了個羊的開發者對于游戲的迅速降溫應該是有心理準備的,但僅僅是短暫的爆火也足以讓他們賺上一筆了,僅僅是這一筆“意外之財”就足以讓他們陷入繼續研發類似現象級游戲的努力之中。

    而更多的游戲開發者則趨之若鶩地加入到對羊了個羊的拙劣模仿之中。據說,“羊了個羊”的高仿之作已經高達一百多款,什么“牛了個?!?、“豬了個豬”、“喵了個喵”,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不論哪個行業,從業者的精力都是有限的,看到這種局面,我們很自然地會想,如果我們國內的游戲開發者把精力都放在了對現象級小游戲的模仿上,對短期利益的追逐上,那么我們何時才能開發出一款在全球游戲行業中排的上名次的優秀之作呢?

    中國的游戲產業發展幾十年,始終沒有一部可稱之為“大作”的作品,原因何在?很多人在這個問題上已經做出了太多的分析,我想補充一點,那就是中國的游戲開發商,錢賺得太容易了。

    僅僅靠粗制濫造加之鋪天蓋地的“是兄弟就來砍我”的廣告,就能夠掏空玩家的錢包,又何必投入大量成本設計一款優秀的作品呢?僅僅靠不斷推出新道具、新皮膚,激發出用戶的虛榮心和攀比心就能夠賺得盆滿缽滿,又何必走一條更難的賺錢之路呢?

    我能夠理解游戲開發者終究是要賺錢的,但如果開發一款游戲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賺錢,缺乏對游戲行業的敬畏和對更高制作水平的追求,那么中國游戲產業的發展就會長期處于碌碌無為乏善可陳的狀況之中,難以獲得世界玩家的尊重。

    試圖利用網民的從眾心、攀比心、虛榮心來賺快錢,這個壞頭不是羊了個羊開的,但羊了個羊的出現再一次帶歪了游戲行業的方向,再一次帶壞了游戲行業的風氣。游戲行業真正缺少的不是羊了個羊這樣的現象級小游戲,而是能夠代表中國游戲產業最高制作水平的大制作。前者注定無法逃過曇花一現的命運,而后者才能在世界游戲史上留下一個名字。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標簽羊了個羊
    • 郝小亮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最極客創辦人,TMT領域觀察者評論人。游走于科技、人文與商業之間,以嚴謹思維、獨特視角、平實語言記錄時代發展。個人微信:375952010
      分享本文到
    少妇的一级婬片a片aaa